会员申请 设为新时代赌城手机版 加入收藏
新时代赌城手机版官网

剧本征集

【微剧本】红丝带

故事主题—— 朱阳与生命赛跑,感化挽救艾滋病罪犯,在平凡的工作中诠释了忠诚与奉献的时代精神。

  • 作者:洪与
  • 时长:22
  • 浏览:4381次
  • 时间:2016-01-27
故事详情 下一篇

新时代赌场亚洲最佳剧本——《红丝带》

作者:洪与


主要人物

朱  阳四川省金堂监狱二监区党支部书记、监区长

梁小艳:约28岁,监狱民警,二监区医院护士

王士学:约25岁,罪犯,艾滋病病毒携带者

宇  宇:约15岁,朱阳的儿子,初中员工

老  刘:约50多岁,二监区民警

吴成业:约20岁,罪犯,艾滋病患者

故事主题

朱阳与生命赛跑,感化挽救艾滋病罪犯,在平凡的工作中诠释了忠诚与奉献的时代精神。

故事梗概

二监区是一个专门关押艾滋病罪犯的狱中之狱,监狱任命朱阳为二监区党支部书记、监区长。

出于对艾滋病的心理隔阂和恐惧,妻子的抑郁症加重,儿子因同学的疏远和歧视不得不转学,朱阳面临家庭和工作的双重压力下,呕心沥血,帮助罪犯吴成业树立信心。

儿子宇宇转学后,始终不理解父亲,父子俩心理有一道难以逾越的隔膜,因工作上的原因,朱阳几乎没有去看看儿子。宇宇对父亲心理隔阂越来越深,甚至不接朱阳的电话。

罪犯吴成业终于走出阴影,走上正常的改造之路,但是艾滋病并发症夺走了他年轻的生命。

朱阳几乎无法面对这个生命的消失,大半年的心血就这么付之东流,惋惜、彷徨、沮丧中,还有对妻子和儿子的歉疚。

就在这时,罪犯王士学入狱。

王士学毕业于某音乐学院,在朋友的诱骗下,吸毒,然后感染HIV病毒。社会的歧视,亲人的远离,入狱后,他彻底绝望了,绝食,自杀,袭警。

朱阳研究王士学的案情、个人经历和性格特点,引导、感化王士学。在朱阳等民警的关爱下,王士学重新认识生命的意义,重新定义自己的人生,发誓要做一个好人、一个自由的人、一个有用的人,创作出《永不放弃——二监区之歌》。

在另外一个城市读书的儿子终于理解了父亲。

在《永不放弃——二监区之歌》歌声中,二监区这个狱中之狱生机盎然,朱阳和同事们、王士学等艾滋病罪犯,都在与生命赛跑,诠释着法律、生命的意义。

《为了红丝带》正文

序幕  一组镜头

监狱一大门,办公楼。

哨楼,持枪的武警。

宇宇:爸爸,你不怕艾滋病吗?

朱阳办公室,一叠一尺多高的、发黄的日记本。

镜头拉近,朱阳写的工作日记。

灯光下,朱阳看书,不时在书上圈圈点点。

吴成业(咆哮):我的刑期比命长,我他妈的怕什么?!

会议室,朱阳主持会议。

朱阳与同事们从监管区台阶上走下来。

王士学(狰狞,狂叫):老子不想活了,不想活了……

升起仪式,朱阳和班子成员带着全体民警向冉冉升起的国旗敬礼。

画外音(众罪犯,齐声、坚定、饱满):我要做一个好人,做一个自由的人,做一个有用的人!

推出片名——为了红丝带

1、外景  监狱医院大门口  (初夏)白/日/黄昏

朱阳背着罪犯吴成业跑到监狱医院大门口,身边,民警护士梁小艳和老民警老刘扶着吴成业,一起奔跑。

吴成业已经昏迷,苍白的脸上透出些许的微笑。

监狱医院的医生护士推着担架跑过来,把吴成业放在担架上,推进医院大门。

梁小艳小跑跟进去。

朱阳的警服后背心湿了一大块,额头上的汗珠滑过面颊,站立在大门口,直勾勾地望着大门,喘息。

画面定格在朱阳的脸上。

字幕(伴以敲击电脑键盘声):朱阳,四川省金堂监狱二监区党支部书记、监区长,全国劳动模范。

【屏幕渐黑】

2、外景  二监区操场  (夏)白/日

吴成业狂暴地砸塑料花盆,歇斯底里地朝朱阳吼叫。

吴成业:我没有艾滋病,没有!

百十号艾滋病罪犯看着吴成业和朱阳等警官,有的一脸木然,有的幸灾乐祸。

【屏幕渐黑】

3、内景  朱阳家宇宇的房间 (夏)夜

宇宇伏案写作业,朱阳端着一杯水走进来。

宇宇偏着头望着朱阳。

宇宇:爸爸,你不怕艾滋病吗?

朱阳(笑):怕,我也怕……

妻子的声音从客厅传来。

妻子(尖叫,惊恐,责备):朱阳,赶快去洗澡,消毒!

【屏幕渐黑】

4、内景  二监区多功能厅  (夏)白/日

罪犯们坐着,都转身或者扭头盯着吴成业。

吴成业站着,神经质地把眼睛睁得铜铃大。他前面的地板上,饭菜洒了一地,碗扣在地上。

朱阳和几个民警拿着约束带朝吴成业走来。

吴成业挥舞着塑料汤匙,像黑猩猩一样狂躁地拍打着胸口,咆哮。

吴成业:我的刑期比命长,我他妈的怕什么?!

吴成业张开嘴,露出牙齿,挑衅地朝朱阳他们做出咬的动作。

【屏幕渐黑】

5、外景  街道边 (夏)白/日/晨

街道对面不远处就是学校。

宇宇跟朱阳做拜拜,走了几步又折回来。

宇宇(迟疑,低声):同学们都不跟我玩了,爸爸,我想转学……

【屏幕渐黑】

6、内/外景  监管区 (夏)白/日/夜/晨

一组镜头:

深夜,病房里,吴成业躺在床上,朱阳用手摸他的额头,然后摸自己的额头。

夕阳下,操场边台阶上,朱阳和吴成业坐着,朱阳比划着正给他说话。

清晨,朱阳教吴成业打太极拳。

朱阳把一封家信递给吴成业。

吴成业在操场上徘徊,念念有词,还比划着,偶尔在本子上写着什么。

监管区平台上,朱阳朝下看着吴成业,脸上露出笑。

【屏幕渐黑】

7、外景  车站门口 (夏)白/日

汽车站人来人往。

朱阳背着行李包,宇宇背着书包,来到车站外。

画外音(朱阳):儿子,到了新学校,就没人知道你老爸跟艾滋病人打交道,好好学习哈。

画外音(宇宇,低落):嗯!

朱阳的手机叫起来,他停下来接电话。

朱阳脸色唰地一变,把行李包往宇宇面前一推。

朱阳(焦急,歉疚):儿子,你自己去学校报到……

朱阳转身就跑。

宇宇望着爸爸远去的背影,差点哭起来。

【屏幕渐黑】

8、外景  二监区操场  (夏)白/日

几百号罪犯列队。

吴成业站在队列前,立正,大声报告。

吴成业:我要做一个好人,做一个自由的人,做一个有用的人!我要为二监区——(语气加重)这个家——写一首歌!

【屏幕渐黑】

9、外景  监狱医院大门口 (初夏)白/日/黄昏

梁小艳急匆匆跑了出来。

梁小艳:朱监区长……

朱阳盯着她。

梁小艳摇摇头。

朱阳转身,眺望。

监狱高墙,蛇腹式铁丝网,武警哨楼。

朱阳仰头望着天空。

天空,一抹惨淡的血红。

朱阳闭上眼睛,脸上流出惋惜、彷徨、沮丧。

旁白:朱阳无法接受这个生命的消失,大半年的心血就这么付之东流,此刻,他内心充满惋惜、彷徨、沮丧,还有对妻子和儿子的歉疚。

梁小艳:监区长,吴成业临死的时候说,他没能做一个有用的人,对不起朱监区长。

10、外景  监狱A大门前(初夏)夜

朱阳和老刘走出来。

朱阳拨打儿子的电话。

电话通了,没人接。

他抬手看看手表,又拨。

朱阳(自言自语):这小子,还在生我的气呢?

手机传来被挂断的“嘟嘟”声。

老刘:抽时间去看看吧。

朱阳勉强朝他笑笑,朝监狱一大门走去。

这时,一辆警车闪着警灯驶来,在A大门(二监区)前停下。三个民警下车,把一个用约束带绑着的罪犯抬下车。罪犯眼睛紧闭,牙齿咬得格格地响,拼命挣扎,浑身颤栗,偶尔大幅度地抽搐几下,但没有哼哼。

民警甲(喊):朱监区长,你们监区的新犯,这家伙毒瘾发了,还想咬人呢,给你放这里了哈。(抱怨)现在艾滋病咋这么多?

朱阳转身走回去,老刘也转身回来。

老刘:朱监,你回家吧,我留下来。

朱阳:你身体不好,你回家吧。

朱阳和值班民警把罪犯抬进去。

11、内景  朱阳办公室(初夏)夜

朱阳坐在椅子上,打开罪犯档案袋。

镜头拉近,罪犯入监登记表。

定格:本科,某音乐学院毕业。

朱阳放下罪犯入监登记表,从警服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的A4纸,展开。

镜头拉近,纸上写着几行曲谱,排头写着《永不放弃——二监区之歌》。

画外音(梁小艳):监区长,吴成业临死的时候说,他没能做一个有用的人,对不起朱监区长。

朱阳把那张纸放在办公桌上,摘下眼睛,揉揉眼睛。

12、外景  二监区B门外(初夏)白/日/晨

朱阳走出B大门,朝操场上望望。

操场上,罪犯们正在打太极拳。

罪犯王士学像一尊泥塑,木然地站在队伍中间,特别抢眼。

朝在操场巡视的值班民警甲招手。

民警甲跑步走过来。

朱阳:王士学怎么样?

民警甲(朝操场努努嘴):瞧,这家伙……(摇头)而且,啥也不说,像个哑巴。

突然,王士学狂暴地挥动双手,高喊起来。

王士学:你们装模作样做啥?想长命百岁?!

罪犯们都停下来,惊愕地看着他。

朱阳和值班民警连忙跑过来。

朱阳(大声):王士学,干什么?!

罪犯们让开一条路。

王士学把身边的几个罪犯推倒,面目狰狞,挥舞着拳头,朝朱阳冲过去,边跑边狂叫。

王士学:老子不想活了,不想活了……

值班室民警拉响了警报。

值班民警和刚刚上班的民警都冲向操场。

朱阳转身,朝奔来的民警挥手。

朱阳(喊):没穿防护服的,不要过来!

朱阳再转身,加快脚步直奔王士学。

王士学挥舞的拳头突然张开成爪,朝朱阳脸上抓去。

朱阳向后仰头躲闪,与此同时,值班民警从后边抓住朱阳,向后一拉。

王士学的手指几乎擦着朱阳脖子划过。

罪犯们反应过来,一声呐喊,一涌而上,将王士学抓住,向后拖了几步,按倒在地。

另外一个值班民警拿着一套防护服跑来,帮着给朱阳穿上防护服。

朱阳带着民警走过去。

王士学口吐白沫,抽搐。

罪犯组长(立正):报告监区长,他毒瘾犯了。

朱阳:立即送医院!

值班民警:你,还有你,跟我来,送他到医院。

罪犯组长和另外两名罪犯抬着王士学跑步跟在值班民警的后边。

13、内景  二监区艾滋病医院护士值班室(初夏)白/日

朱阳走进来。

梁小艳正在填写记录。

朱阳:小梁,王士学怎么样?

梁小艳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
梁小艳:情绪还行,不过嘛,又回到哑巴状态,还绝食。

朱阳:走,去看看。

14、内景  二监区艾滋病医院病房(初夏)白/日

朱阳、梁小艳和值班民警走进来。

王士学被约束带绑着,仰面躺在床上,怔怔地望着天花板,眼睛空洞无神。

朱阳:解开他。

梁小艳和值班民警看着朱阳,没动。

朱阳笑笑,自己动手解开约束带。

王士学身子动了动,但眼睛依然望着天花板。

朱阳把脸凑近王士学的脸,看着他。

王士学吓了一跳,连忙坐起身子来,错愕地望着他。

朱阳站直身子。

朱阳:你知道今天早上你是什么行为吗?袭警,我可以依法关你禁闭。

王士学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满不在乎,把目光投向窗外。

朱阳拿出一叠资料,放在床上。

朱阳:这是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教授杰伊.列维对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的认识,对了,这个杰伊.列维,还是最早分离出HIV病毒的学者之一。

王士学扭头看了一眼资料,又转头面向窗外。

朱阳:他的观点是,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不等于死亡,很多感染者不需要治疗就能过正常的生活。

王士学转头,一脸诧异,还有惊喜和疑虑。

朱阳(指指资料):不是我说的,是杰伊.列维说的。

朱阳转身走出去,梁小艳和值班民警也跟着走了出去。

15、内景  二监区艾滋病医院监控室(初夏)白/日

朱阳、梁小艳和值班民警盯着监控画面。

王士学抓起资料,瞄了几眼,朝四周望望,将资料狠狠甩在地上。耷拉着脑袋呆坐了一会儿,下床,捡起一张纸,低头看。接着,把散落的纸一张一张捡起来。

朱阳等三人相视一笑。

朱阳:盯着点,有什么异动,马上给我报告。

梁小艳、值班民警(立正):是!

朱阳:对了,小梁,你男朋友来了?怎么样?好久吃你的喜糖?

梁小艳(无奈摇头):吹了。

朱阳:啊?

值班民警:还不是艾滋病惹的祸。

朱阳:你给他解释呀,把宣传册拿给他看嘛。

梁小艳:哎呀,有些事,有些人,解释也白搭。就像有些人怕老鼠,有些人怕毛毛虫,天生的。

朱阳(笑):咱们的小梁怎么能嫁给一个天生怕毛毛虫的人呢?改天,我给你介绍一个。

值班民警(摇头):难!

梁小艳(指着值班民警,生气):嘿!说啥呢?!你咒我嫁不出去,是不?

值班民警(连连摆手):不是不是,就像你说的,有些人,天生怕老鼠。叫范冰冰来这里上班,我看也没有几个……

梁小艳(打断):你老婆怎么没把你蹬了?哼!

值班民警(无奈,絮絮叨叨):哎呀,别提了别提了,我呀,被家里人隔离起来了,座位固定,碗筷固定,房间固定,嗨,在家里,我成犯人了……

梁小艳四处看。

梁小艳:咦,监区长呢?

16、外景  二监区操场(初夏)白/日

教室里传来罪犯们背诵《弟子规》的声音。

朱阳站在操场上,凝视教室。

17、【闪回】内景  办公室(初夏)白/日

朱阳接电话。

朱阳:您好,我是金堂监狱二监区的民警朱阳,请问您是王士学的父亲吗?

电话被挂断。

朱阳重拨。

朱阳:您好,我是金堂监狱二监区的民警朱阳,能耽搁你几分钟,听我说几句话吗?

电话音(生硬):我没有这个儿子!

电话又被挂断。

朱阳放下电话,无奈地摇摇头,苦笑。

【闪回完】

18、外景  二监区操场(初夏)白/日

老刘小跑过来。

老刘:朱监区长,朱监区长,快回去,你老婆发病了。

朱阳:啊?!

朱阳转身就朝大门跑,跑了几步,停下来。

老刘(焦急):去呀,就是监狱长打来的电话,叫你立即回去看看。

朱阳撒腿就跑。

【旁白】十多年前,朱阳的妻子患上了产后抑郁症,病情还算稳定。可是,自从他到艾滋病犯监区工作后,妻子的病情出现了较大的波动,有时候,哪怕一句语气稍重的话、一个小小的感冒,都会发病。

19、内景  市医院住院部走廊/楼道 (初夏)白/日

朱阳接电话。

朱阳:什么?王士学企图自杀?还不吃饭?

电话音(梁小艳):监区长,王士学再不吃饭,谁都知道是什么后果。

朱阳眉头紧锁。

朱阳又拨打电话。

朱阳:妈,我单位有点事……谢谢妈,那我走了哈。

朱阳走到电梯前,见电梯还在负一楼,转身朝楼下跑去。镜头随着朱阳移动。朱阳边跑边拨打电话。

镜头拉近,手机屏幕上显示:儿子,正在拨号。

电话没人接。

他停下来,发短信。

手机屏幕上显示短信:儿子,你妈妈住院了,空了给她打个打电话。有个病人,比你大不了几岁,不吃饭,我得赶回去看看他。

20、外/内景  乡村公路(初夏)白/黄昏

夕阳从瓦蓝的天空挥洒下来,一辆公共汽车行驶在乡间公路上。

车内,稀稀拉拉坐着几个人。

朱阳头靠在窗子上睡着了,一脸疲惫。汽车剧烈地颠簸了一下,他的头撞在窗户上,下意识地摸摸头,又靠在窗户上睡,一摇一摆地。

手机叫起来,朱阳惊醒,拿出手机看看号码。

朱阳:妈,怎么了?

电话音(朱阳的母亲,焦急):你媳妇要你来,又哭又闹,要死要活的,我根本劝不住,这么高的楼,要是出什么意外,咋得了嘛,你赶快回来!

朱阳(站起来,冲着是司机大叫):师傅,停车,请停一下。(边接电话边往车门走)妈,你别着急,我马上赶回来。

司机停下车,打开车门,朱阳跳下车,往回跑。跑了几步,脚步慢下来。

画外音(梁小艳):监区长,王士学再不吃饭,谁都知道是什么后果。

画外音(梁小艳):谁都知道是什么后果。

画外音谈出。

朱阳停下来,迟疑了一下,转身朝公共汽车追去,边追边打电话。

朱阳(气息不均匀):妈,你去叫医生护士,我处理完工作,马上赶回来……

21、外景  二监区艾滋病医院大门口(初夏)夜

朱阳拿着一把崭新的吉他匆匆忙忙走来。

老刘迎面而来。

老刘(责备):嗨,你咋又来了?

朱阳(笑):你不是也在么?(责备)不是让你不要值夜班么?

老刘憨笑。

朱阳:也好,一会儿,这样……

朱阳附耳说了几句。

老刘连连点头。

22、内景  二监区艾滋病医院病房(初夏)夜

朱阳和老刘走进来。

朱阳打量王士学,王士学紧闭双眼。

朱阳的目光留在那叠资料上,资料整整齐齐放在枕头边。

朱阳拨动了一下吉他的琴弦。

王士学浑身一颤,又不动了。

朱阳:王士学,我知道你没有睡。其实,你,我,最终都逃不掉生命的轮回,但是,(停顿)但是咱们可以选择走过生命的方式,做个好人,做个自由的人,做个有用的人。

朱阳又停顿了一下。

朱阳(俯身):王士学,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?

王士学没有任何反应。

朱阳:这是一曲未完成的乐谱,你能不能帮我写完?对了,还有一把吉他,送给你。我把吉他和乐谱放在这里,啊!

朱阳朝老刘点点头,走了出去。

老刘望着朱阳消失在门口,转身瞧瞧王士学。

老刘(责备、气愤):王士学,我要是你老子,你娃早就蜕一层皮了。这是监狱,不是医院!再说,你要是这么死了,跟死了一条疯狗有啥区别?朱监区长是从市里医院赶回来的,他老婆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呢。哼!

老刘转身走了出去。

王士学坐起来,盯着吉他出神。

23、内/外景  二监区AB门值班室(初夏)夜

老刘走进AB门值班室。

老刘:看见监区长没有?

值班民警:还没出来。

老刘:监区长的手机呢?

值班民警把朱阳的手机找出来,递给他。

老刘拿起手机看,5个未接电话,显示都是他母亲打来的。

老刘扭头就跑出值班室。

值班民警(偏头,叫):老刘,手机!

老刘停下来,把手机从小窗口递进来。

老刘:以后注意一下监区长的手机,有他家里人的消息,马上通知他。

值班民警接过手机,点点头。

24、外景  二监区操场(初夏)夜

一轮清辉挂在天幕上。

操场上烧起一堆大火,男女民警和艾滋病犯手拉着手,围着火堆跳锅庄舞。

火光映衬着民警和罪犯的笑脸。

外围,一些罪犯在观望,脸上洋溢着笑容,陆陆续续有罪犯加入跳舞的队列。

不远处,隐约可见全副武装戒备的特警。

朱阳的目光搜索着人群,最后落在站在操场一角的王士学身上,他走过去,朝王士学伸出手。

王士学迟疑了一下,还是伸出手。朱阳拉着他的手,加入了跳舞的队伍。

火光中,王士学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。

25、内/外景  监管区(初夏)白/日/夜/雨

深夜,大雨,朱阳和值班民警巡视押室。

朱阳给王士学盖被子。

操场上,监狱长与王士学并排慢慢走着,监狱长边走边比划着给王士学说话。不远处,朱阳和值班民警站着。

黎明,操场上,罪犯们做心理保健操。镜头拉近,王士学特写。

谈话室,政委对王士学进行个别教育谈话。

清晨,操场上,罪犯们打太极拳。值班民警把王士学叫出来,纠正他的动作。

学习室里,几个罪犯正在画画,王士学站在旁边看。

26、外景  朱阳办公室(初秋)白/日

字幕:三个月后

值班民警带着王士学站在门口。

值班民警:报告,罪犯王士学带到。

朱阳抬头看着王士学。

王士学:报告!

朱阳:进来!

王士学局促不安地走进来,低着头,规规矩矩站着。

朱阳:想不想见见你父母?

王士学猛地抬头,睁大眼睛盯着朱阳,一脸惊喜,但随即垂下头。

王士学(摇头,喃喃):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

朱阳笑笑,拨通王士学父亲的电话,把话筒递向王士学。

王士学(惊愕):啊?

王士学伸手,但马上又缩回去。

朱阳:给!

王士学接过话头,小心翼翼地贴在耳朵上。

王士学(低声):爸爸……

电话音:孩子,对不起……

王士学(哭起来):爸爸,是儿子对不起你们……

电话音:孩子,朱警官给我打了100多个电话,几乎每天都告诉我,你一点一滴的变化,还给我、居委会寄来了艾滋病宣传手册,居委会干部给邻居们一个一个地宣传,大家没那么怕了。对了,今天朱警官告诉我,可以探视了,我和你妈妈下周就来看你……

王士学突然朝朱阳跪下,嚎啕大哭。

朱阳和值班民警连忙将他拉起来,按在沙发上坐着。

王士学又挣扎着又跪下,依旧嚎啕大哭。

王士学(大哭,断断续续):我感染艾滋病后,亲戚吃饭都不跟我坐,偌大一个桌子,最后就剩下我一个人……邻居,像躲瘟神一样躲着我,他们邀约起来,在社区闹,逼我父母赶我走……我成了一条无家可归的狗,到处流浪……

王士学的眼泪扑簌簌落在地上。

王士学突然站起来,抹抹眼泪。

王士学(立正,大声):报告监区长,我要做个好人,做个自由的人,做个有用的人。

朱阳和值班民警相视一笑,朱阳拍拍王士学的肩膀,用力点点头。

27、外景  A门外(初秋)白/日

朱阳在值班民警处取回手机,走到A门外。

朱阳给儿子发短信。

短信:宇宇,刚才一个病人向我保证,他要做一个好人、一个自由的人、一个有用的人。说实话,我很宽慰,但也很心疼。儿子,你不理爸爸,爸爸理解你,我只是希望,你多给妈妈打打电话,发发短信,她需要咱们。

28、外景  操场上平台(初秋)日/黄昏

临近下班时间,监狱长、政委带着机关几个科室的负责人来巡查。朱阳和值班民警迎上来。

29、外景  操场上(初秋)日/黄昏

王士学抱着吉他,跑到操场中央,

王士学朝平台上的警官们鞠躬。

王士学拨动琴弦,弹唱。

王士学:有时候我也很想家,家门口那株白杨,夜夜出现在梦里啊。儿时那副画,害怕那些失望变成绝望……

罪犯们三三两两围拢过来,边跳舞边齐声跟着唱。

众罪犯:咱们手牵着手,一起告诉自己不放弃,二监区一家亲,风雨过后,咱们才会懂得生命的意义。

歌声中,监狱长、政委等一行人从平台上走下来,面带微笑。

老刘、梁小艳等民警都朝操场走来。

大门值班民警跑过来,在朱阳耳边说了几句。

朱阳撒腿就朝大门外跑。

监狱长:这个朱阳,咋跑了呢?

值班民警(立正,大声):报告监狱长,朱阳的儿子终于——(加重语气)终于给他回短信了!

所有民警都转身望着朱阳。

歌声又起。

歌声中,朱阳边跑边抹泪水。

天空,一抹灿烂的夕阳。

(完

四川新时代赌场亚洲最佳 微信公众平台scwdyxh,欢迎关注,欢迎原创作品。

投稿邮箱:2835201039@qq.com

来稿要求:

1、原创作品,包括新时代赌场亚洲最佳、微视频、公益广告、新时代赌场亚洲最佳剧本、微小说、散文、诗歌、杂文、微故事、微笑话。

2、视频作品附上文字介绍,作者介绍,以及联系方式。

长按以下二维码,关注!

剧本排行榜

活动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Baidu
sogou